小米與榮耀“掐架”?不過是兩個中年男人隔空嘮嗑

原標題:小米與榮耀“掐架”?不過是兩個中年男人隔空嘮嗑

文|萌嫡

小米與榮耀的“口水仗”還沒結束。

Redmi K30 5G先鋒今天10點開售,作為紅米Redmi品牌總經理盧偉冰除了宣傳自家產品,還順帶拉踩了友商,稱“K30 5G版本供貨量逐步拉起來了,友商V30的銷量會繼續下滑,雪上加霜。 ”

顯而易見,友商就是榮耀。

今天上午,盧偉冰在微博上大玩兒“揭秘背后”,說友商同樣產品“換殼換名字就變為兩個品牌的兩款“旗艦”型號,還要多賣幾百塊,是為了避免“庫存,降低研發成本、提高利潤。嘲諷友商“產品不行,價格又貴,即便粉絲也不買賬!”暗示年后要降價。

口水仗一直未停

事實上,這次兩家公司的口水仗已經持續兩三天了,兩邊粉絲也跟著炸開了鍋。

此次爭論的起因是,1月11日晚上,榮耀副總裁熊軍民轉發一組小米CC9 Pro、紅米K30和榮耀V30的拍照效果對比圖,來“實錘”小米億級像素的方向錯了。

根據這三張照片,確實能夠看到,榮耀V30的4000萬像素三攝所拍出的照片效果,要比小米CC9 Pro的1億800萬像素五攝和紅米K30的6400萬像素四攝更清晰。

1月12日下午,熊軍民再次發博并附上盧偉冰的微博截圖,稱友商“耍小聰明”、“總是刻意去偷換概念”。全文大意是:五千萬上下像素對旗艦機已經足夠用了,手機拍照不應該單純追求高像素,應該關注消費者的綜合拍照體驗。榮耀V30的拍照能力高于一億像素,為什么要追求落后?

這樣的解釋可能還不夠過癮,1月13日上午,熊軍民再次明確表示:一億像素方向是錯的。他說,以華為的實力,如果想用所謂一億像素、兩億像素這種沒有任何保護的公開供應鏈伙伴技術,本身技術上對華為來說沒有瓶頸。

他將智能手機拍照的歷史分為三個階段,分別是:“拿來主義”的初級階段;掌握關鍵核心技術階段;自研底層傳感器技術階段。

“拍照好壞最后如果只是簡單的像素高低的區別,那這件事就變得太容易了,我們還需要投入這么多研發資源嗎?”熊軍民說。

按照這種說法,榮耀已經進入第三階段,而小米還在較低階段,暗諷小米研發能力弱。

實話實說,榮耀老熊的長篇大論的說辭有些很中肯,但不算高明。關于這番言論,營銷高手盧十瓦連發多條微博,三言兩語就轉變了輿論風向。

首先,他表示拍照行不行,去DxO打個分就知道了,“廢話多也沒用”。小米CC9 Pro相機DxO分數和華為年度旗艦產品一樣,全球排名并列第一,同時表示“小弟已敗,2020只能看大哥發揮了。友商大哥加油!”。

第二條中,盧偉冰指出榮耀一切行為的背后皆因庫存而已。榮耀電視降價+碰瓷是為清庫存;榮耀5G新品手機“開盤就滯銷”,碰瓷1億像素也是為清庫存。并附上一首打油詩:“無庫一身輕,有庫沉甸甸。節前不清庫,節后徒傷悲!”

第三條,盧偉冰指出小米這顆一億像素攝像頭是獨家參與定制的,所以有獨占期,“不是某友商想用就可以用的”。并說榮耀不用的真正原因是想“用低成本的器件賣更高的價錢”,“發現自己落后了,才會如此攻擊1億像素,友商急了”。

一句話概括盧偉冰的微博:友商技術落后,產品滯銷,庫存又大,太著急,只能碰瓷營銷。

話音剛落,榮耀粉絲就評論道:無貨一身輕的過了雙十一,無貨一身輕的度過了元旦,無貨一身輕的度過了春節,你說這公司一直沒貨還開個什么勁。。。

這話不無道理,一直以來,小米的備貨情況確實令人堪憂,不是沒有現貨就是備貨中,直到最近一年才有所改善。

手機廠商很焦慮

這已經不是兩家公司第一次隔空點名“掐架”了。

雖然話題營銷、黑紅營銷、碰瓷營銷是手機廠商的營銷基本功,但此前的拉踩也只是暗諷。從去年開始,小米和華為的宣傳方式直接演變成點名道姓,赤裸裸的挑釁式營銷。

“生死看淡,不服就干”、“redmi只有一個對手、就是榮耀”、“有失公允”這些熱詞流傳于手機江湖,由此也引發了兩家高管數次的隔空“掐架”。

2019年年初,盧偉冰還對榮耀V20 TOF相機提出質疑,認為是個噱頭。熊軍民回應稱,友商只是“習慣以營銷眼光看世界:都是噱頭”。不久前,Redmi紅米電視公關經理質疑友商智慧屏Pro宣傳欺騙用戶,他表示友商智慧屏Pro并沒有像宣傳的那樣內置60W音箱,而是只有20W。

而對于“一億像素”的爭論是持續時間最長的一次。

這最早要追溯到小米首發了一億像素手機CC9Pro,而榮耀照總裁趙明在榮耀V30 的發布會瘋狂diss友商的一億像素,大意是:一億像素手機拍出來的照片容量太大,幾千張圖片就讓手機存儲滿了,體驗不好,榮耀V30的4000萬像素能帶來更好體驗。

小米自然不甘示弱,不久后盧偉冰在K30發布會上回應“也許是我們的進步讓友商有點著急?!辈⑶翌A言,友商今后一定會用上6400萬甚至更高的像素相機。此后,盧偉冰還稱標桿5G(榮耀V30)“賣得很差,一堆庫存”。

誠如盧偉冰所說,在這件事上,小米首發一億像素的確付出了極大的投資。據小米CC系列產品經理表示,小米CC9 Pro除開算法與調校,僅相機模組的硬件成本就是上一代CC9的5倍。按CC9前后相機總成本260元計算,Pro總成本大概在1300元,相當于一部紅米Note8 Pro。

贏得了DXO評分全球第二的美譽,小米終于有了一款可以和Mate30系列叫板的拍照手機了。但遺憾的是,發布才一個多月時間,小米CC9 Pro扛不住了,現貨敞開了賣,上月銷量才2萬部,恐怕這些用戶也都是沖著體驗1億像素去的。

官網價格一跌再跌,截止發稿日,小米官網的CC9 pro 8GB+128GB正在舉行2799元秒殺活動,第三方平臺同步降價,從3099跌至2999元再跌至2799元。

在筆者看來,榮耀與小米只是理念不同導致的技術研發方向不同,高像素與構建一體化攝影系統并不沖突。而從榮耀的態度來看,并不是說一億像素完全沒用,只是更強調光學、傳感器、芯片、算法等全面系統性提升,單純拼像素沒有太大意義。

此外,目前三星已確認,將于2月11日發布Galaxy S20 系列,這款機型將搭載1.08億像素攝像頭。不出意外,這應該是與小米共同研發的那款一億像素鏡頭,目前正在小米CC9 pro上被使用。按照國內手機市場的行情,相信不久后,一億像素將出現在更多旗艦機上。

“高像素VS一體化攝影系統”的發展方向誰對誰錯?短期內還是一個未知數。但可以肯定的是,現階段手機市場競爭白熱化,廠商們都想擠過獨木橋,當手機外觀創新已經發展到極致,同質化嚴重時,廠商們不得不拼配置、壓價格,這對于消費者來說,百利無一害。

所以大家只管吃瓜,看戲就好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二分彩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