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翡翠第一股隕落記:云南首富家族股市割韭菜不成,反變老賴

原標題:中國翡翠第一股隕落記:云南首富家族股市割韭菜不成,反變老賴

從一無所有到賭石大王,從云南首富到百億泥潭。

文 | 華商韜略 徐艷麗

云南大佬趙興龍的年關不好過。

這位“中國翡翠第一股”東方金鈺的創始人,曾白手起家兩度登頂云南首富,成就“賭石大王”的傳奇,同時他的兒子也成為80后最年輕云南首富。

通過采購原石再倒手賣出,東方金鈺利潤驚人,其中2017年公司原石銷售的毛利高達66.67%。

但看似風光無限的父子倆,如今卻正經歷一場千鈞一發的財務危機。

【1】

2020年1月2日,相關部門開出今年首張罰單——

對趙興龍因存在超比例持股未依法履行書面報告、通知及公告義務,以及在限制轉讓期限內買賣股票等行為,給予警告并處罰款2200萬。

2200萬,對市值39億(截至2019/1/13)、坐擁116.87億資產的東方金鈺實控人趙氏父子而言看似如牛拔毛。

然而罰單一出,趙興龍方面卻立即回應其財務困難,“本人被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處罰金額過大無法履行”。

一方首富還不起兩千萬罰款,是哭窮還是真窮?

企查查顯示,趙興龍僅2019年就有先后4次被列入失信被執行人的立案記錄。截至2020年1月3日,其子趙寧有17條失信被執行人和高達49次限制高消費的立案信息。

父子二人皆成老賴。

扒下首富的黃金外衣,東方金鈺2019年三季度財報披露公司前三季度虧損5.08億,賬面貨幣資金僅剩647.38萬元,而當期負債高達100.03億,其中流動負債84.3億。

2019年11月,東方金鈺公布所有到期未清償債務共計58.15億元。

▲未顯示所有債權單位

驚雷炸響,市場聳動,股民踩踏——“翡翠第一股”不靈了?

【2】

沒人想到有如神助的趙興龍會有輸的一天。

據成都商報、環球市場信息導報等媒體報道,生于江蘇徐州一個偏遠農村的趙興龍,小時候是靠撿雞糞、割草、喝菜葉粥勉強糊口長大。

上世紀80年代,從部隊退伍的趙興龍在云南邊境接觸到翡翠交易,從此陷入“一刀生一刀死”的賭石生涯。

穿越茫茫高山和瘴癘橫竄的原始森林,走過埋葬上千中國寶石采掘者白骨的緬甸翡翠礦山,趙興龍年輕時沉迷玉石不要命。

為了提高賭石勝率,有一次他守著一塊石頭認真研究了6天6夜,出來時雙眼一黑,因為用眼疲勞過度直接導致視網膜脫落,最后據說練成了用耳朵“聽”、用手摸玉斷真假的本事。

世紀之交,自稱走遍緬甸翡翠礦區和交易賣場的趙興龍,以原石估價和買賣交易的野路子迅速起家,之后憑借10多年的積累中,趙興龍在翡翠原石鑒定方面的造詣達到了較深的境地。所以,圈內人稱“賭石大王”。

據說,只要是趙興龍賭石,成功率一定可以達到8成以上。

2006年,賭石已經不過癮的趙興龍借殼上市,將買來的公司更名東方金鈺,成翡翠第一股。

作為中國翡翠業第一家上市公司,東方金鈺上市后曾創下一年內股價漲幅2.5倍(2014~2015)、兩年內營收翻番、十年內資產暴增674.5%(2009~2019)等多項耀眼的資本記錄。

2007年,被傳奇包裹的趙興龍以27億身家殺入胡潤百富榜,52歲“賭石大王”一舉登頂云南首富;2013年趙興龍二奪云南首富之位,資產增長至35億。

僅僅4年之后,趙興龍的兒子趙寧就以70億身家三登云南首富,創下“一家三霸榜、父子二首富”的家族風光。

【2】

黃金玉石概念的持續高漲、數萬股民的炒作熱情以及趙興龍“賭石大王”名號的傳奇色彩,共同助漲了東方金鈺過去十多年的妖股本色與收割機姿勢。

2016年公司上市十年之際,趙興龍借故辭去董事長之位,把東方金鈺一把手權柄交給兒子趙寧。

子承父業的小趙總更是壯志滿懷地立下“將東方金鈺市值從100億元變為100億美元”的軍令狀。

▲趙寧

但在財富胃口上,小趙繼承了老趙的“賭癮”。

加大原石囤積、加快融資進度、加速業務擴張,小趙總的一系列措施讓“翡翠第一股”越來越成為瘋狂的石頭。

2015~2017年,東方金鈺的翡翠及黃金類存貨金額從五十多億增至八、九十億元。債務杠桿從2016年的63.26億猛增至2019年的100億。大量外部債務與質押融資紛至沓來。

最夸張時,東方金鈺旗下爆出過兩尊翡翠佛雕作價2.62億的收藏記錄,成功碾壓同時期的炒房、炒酒和炒股團。

截至2019年9月底,東方金鈺財報顯示公司囤有翡翠、黃金等存貨貨值89.63億人民幣,占公司總資產的76.7%。

這些奇珍異寶全賣出去,公司的資金虧空幾乎可以立即緩解。

然而從2018年起,宏觀經濟形勢的不穩定和金融資本市場的緊縮,讓前幾年爆紅的玉石市場出現降溫。

值得注意的是,給趙興龍家族帶來轉折的,是一位已經進去的股市一哥。

賭石與股市有著一系列的相似點,實則虛之,虛則實之。當玉石商人遇到了股神,兩者擦出火花并不讓人意外。

這位一哥堪稱已經股市賭桌上的王者,曾集中參與10余起股價操縱事件,東方金鈺就是其中濃墨重彩的一筆。

雙方合作固然給彼此帶來不少實際利益,但也給趙興龍的公司惹出了一身騷,這直接導致了銀行抽貸,給本就不好的財務狀況來了個釜底抽薪。

賣不出的原料加上借不來的錢,兩頭堵搞垮了首富家業。

2018年起,陷入循環債務泥潭的東方金鈺接連出現資管、信托產品暴雷,先后有十余家券商、私募、銀行、信托等金融機構提起仲裁。

債務危機首次曝光是在2018年7月。當時,有客戶稱自己在陸金所平臺上購買的理財產品利息沒有如期兌付,而該產品正是為東方金鈺提供流動資金的貸款來源。

如今公司大股東、趙寧及妻子也都被列入債務擔保人,曾眾星捧月的小趙總在股東大會上委屈地表示自己坐不了飛機了。

靠賭石興家的趙家,卻因為賭股市而折腰,這也足夠諷刺的了。

2019年8月,年輕的80后云南首富、東方金鈺二代董事長、為父接盤的趙寧急流勇退,辭去公司董事長、董事及董事會各專業委員等相關職務,年紀輕輕理由卻是“身體原因”。

50億逾期欠款尚無著落,100億公司債務懸而未決,曾位列70億首富之位的趙家父子先后退幕,徒留5萬股民心急如焚。

瘋狂的中國股市上,自此又多了一位“坑主”,又少了一位“傳奇”。

——END——

圖片均來自網絡

歡迎關注【華商韜略】,識風云人物,讀韜略傳奇。

版權所有,禁止私自轉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二分彩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