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開《詩經》,看看3000年前古人吃的啥?

原標題:翻開《詩經》,看看3000年前古人吃的啥?

《詩經》里的很多句子,都自帶香氣。

初春時節,周朝采詩官搖著木鈴鐺,風塵仆仆地奔赴全國各地,采集歌謠。于是,便有了充盈著鄉村田野氣息的《詩經》。

勞動、婚戀、服飾、美食……先民們的日常生活,在字里行間一一呈現。翻開《詩經》,一部四時美食食譜便在我們眼前鋪開。3000年前,先民們都吃些什么?

主食

想要吃飽一頓飯,主食十分重要。

黍(也就是黃米)和麥是先民餐桌上常見的主食。控訴剝削者的名篇《碩鼠》里就寫道:

“碩鼠碩鼠,無食我黍”

“碩鼠碩鼠,無食我麥”

“碩鼠碩鼠,無食我苗”

《王風·黍離》中,不僅提到了黍,還提到了稷,也就是現在說的高粱?!氨耸螂x離,彼稷之苗”,翻譯過來就是說,那兒的黍子茂又繁,那兒的高粱剛發苗。

在3000多年前,先民們的“食域”還比較雜。《大雅·生民》有“蓺(yì)之荏菽,荏菽旆( pèi)旆”“維秬(jù)維秠(pī ),維糜維芑(qǐ)”“恒之秬秠,是獲是畝”的描述。這里的“菽”指大豆,“秬”指為黑黍,“糜”是谷子的一種,“芑”指一種白苗高粱。

先民們也吃面食?!洞笱拧す珓ⅰ防镉小澳斯f(hóu)糧,于橐(tuó)于囊”的說法?!梆f糧”指干糧,包括蒸餅、饅頭之類。

蔬菜

《詩經》時代,蔬菜既靠采集,又靠種植。

《關雎》中有“參差荇菜,左右采之”“參差荇菜,左右芼之”,《魯頌·泮水》中有“思樂泮水,薄采其茆(mao)”。也就是說,荇菜和茆(也就是莼菜),都是先人們的盤中美餐。

除了采摘野菜,先民們也會自己種菜?!夺亠L·七月》里記載“九月筑場圃,十月納禾稼”,“筑場圃”就是先民們圈地種植的真實寫照。

在沒有炒菜的年代,人們多用煮的手段處理蔬菜。《豳風·七月》中說“七月亨葵及菽”,“亨”同“烹”,即“煮”意思,可見我們的先民們會煮葵菜和豆子吃。

《大雅·泂酌》里記載“挹(yi)彼注茲,可以餴(fēn)饎(xī)”?!梆i饎”指蒸飯、蒸菜。也就是說,受到不少人歡迎的“鄉土菜式”——蒸菜,至少在3000年前就已經出現了。

大魚大肉

“曰殺羔羊,躋彼公堂” (《豳風·七月》)

“我將我享,維羊維?!?(《周頌·我將》)

“誰能亨魚?溉之釜鬵" (《檜風·匪風》)

牛羊魚肉全齊,

那究竟該怎么做才好吃呢?

我們的古人,也都很喜歡BBQ呢?!缎⊙拧ゐ~》有“有兔斯首,炮之燔之”“有兔斯首,燔之炙之”“有兔斯首,燔之炮之”的描述。

“炮”是指用爛泥將連毛的兔、雞、鴨等放在火上煨熟,咦?是不是有洪七公“叫花雞”的感覺呢?“燔”指把肉放在火上烤熟,大塊烤肉。“炙”指燒烤,指將肉串起來架在火上烤,原來就是烤肉串??!

肉烤好了,調料也很關鍵,否則豈不是食之無味?早在那個時候,花椒酒成為了“烤肉屆”的一劑調料?!短骑L·椒聊》中記載“椒聊之實,蕃衍盈生”,“椒”便指花椒。

肉不僅烤著吃,也可以煮成“肉片湯”,在《魯頌·閟宮》中記載有“毛炰胔羹”,“胔羹”即指一種“肉片湯”。

先民們也喜歡享用各式各樣的魚。

據粗略統計,《詩經》中出現魚字和魚名的地方約有30余處,直接提到魚的名稱就有20多種,有魴、鱒、鮪(也就是金槍魚)、鯉等等,雖然能吃上魚的并不是一般的平民百姓,但是這也反映了先民們的一種生活方式。

食肉焉能不飲酒?

《豳風·七月》中寫“八月剝棗,十月獲稻;為此春酒,以介眉壽”可見棗和稻都是釀酒原料,冬季開始釀制,春季而成,故有“春酒”之稱。從“以介眉壽”這一描述我們可以知道這種酒還可以保健身心。在《周頌·載芟》中,也說“有實其積,萬億及秭,為酒為醴”。在這里“醴”指的是甜酒。

有米有面有菜,有魚有肉也有酒。躬耕勞作一日,做上簡單的一餐,喝上些“春酒”,這種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成為了都市人群的一種奢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二分彩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