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入向寶能違規放貸風波上海銀行連發公告 收到新年首張罰單

原標題:卷入向寶能違規放貸風波上海銀行連發公告 收到新年首張罰單

對于上海衡源企業的舉報,上海銀行在1月12日發布公告稱:向寶能授信不違規,上海衡源自主轉讓上海爛尾樓項目

《投資時報》研究員 金麗

麻煩接踵而至,上海銀行(601229.SH)臨近春節過得不太輕松。

1月6日,在6個月期限的最后一天,上海銀行終于完成半年前提出的穩定股價股東增持計劃,但還沒有松口氣,1月8日又迎來2020年的第一單監管罰單。

而此后上海銀行又因卷入違規放貸風波而成為市場關注的焦點。

事情源于1月10日晚間,上海申鑫足球俱樂部老板、上海衡源企業發展有限公司(下稱上海衡源)法人徐國良通過企業公眾號“上海衡源企業”發表公開信,舉報上海銀行及其副行長黃濤向深圳市寶能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下稱寶能集團)違規發放了265億元貸款,以獲取上海衡源名下位于上海的兩個核心商業項目。

徐國良甚至在公開信中提請國家金融主管、監督機構、司法機關,立即進駐上海銀行,徹查上海銀行向深圳寶能集團違法放貸265億元貸款的事實。

上述公開信瞬間在金融圈、地產圈掀起滔天巨浪,上海銀行被置于輿論的風口浪尖。盡管該公開信在發布后的不久即被刪除,但輿論并未休止,以至于上海銀行在1月11日、12日周末兩天接連發表回應。

周末連發公告

“我與上海銀行,相識相交二十余載,互幫互助,總體合作愉快。在2018年12月20日寶能集團對我企業違約之前,衡源企業在上海銀行的信譽一直良好。二十余年來,上海銀行給予衡源企業以強有力的支持,衡源企業也積極回報上海銀行,為上海銀行不良資產處置及上市等作出了巨大的貢獻?!毙靽荚诠_信中稱。

而根據上海銀行的公告,該行與寶能集團之間建立信貸關系還不到八年時間。

徐國良和上海銀行二十余年的關系說翻臉就翻臉,事情的根源則是兩個商業項目,即百聯中環和徐匯濱江項目。

據悉,百聯中環曾是上海灘知名爛尾樓項目,在經歷過多次轉手之后,曾經的所有人百聯集團將此處唯一盈利的百聯中環購物廣場剝離之后,將剩余地塊(爛尾樓)與徐匯濱江項目打包出售。

2014年,百聯集團將前述項目以72.6億元在上海產權交易所掛牌。2015年5月,上海衡源以89.1億元的價格接盤。為順利接下,上海衡源找到上海銀行作為資金方支持,后者利用理財資金通過非標通道,合計輸血107億元,利率介于6.2%—6.6%之間。

但是上海衡源在接下項目后,開發進度不盡如人意,2018年,上海衡源陷入資金鏈緊張狀態,這也加大了上海銀行不良資產的產生風險。根據雙方的表述可以推斷,寶能的介入也是上海銀行為化解不良資產的舉措,只是在這個過程中三方產生了沖突。

上海銀行1月11日發布的第一份聲明表示:“1月10日傍晚,我行關注到徐某某通過自媒體以公開信的形式散布涉及我行及高管的失實言論,就此我行嚴正聲明如下:徐某某及其實際控制的上海衡源企業發展有限公司等多家企業,因嚴重拖欠巨額債務被我行及其他債權人依法訴至多家法院,其已深陷債務危機及嚴重失信局面。為掩蓋真相、混淆視聽,謀取不法利益,徐某某利用自媒體散布嚴重失實言論,惡意損害我行聲譽,并嚴重侵害我行高管的合法權益。我行已在第一時間向公安機關報案,后續我行將依法配合公安機關查證事實、還原真相。對惡意傳播上述嚴重失實信息的網絡載體,我行保留依法追究其法律責任的權利?!?/p>

公開資料顯示,作為上海衡源的實際控制人,徐國良的股權已經全部被凍結。旗下上海申鑫足球俱樂部也瀕臨解散邊緣。

盡管徐國良及其所屬企業陷入資金危局是既成事實,不過上海銀行1月11日的聲明對輿論局勢的扭轉作用并不大,輿論的關注點聚焦在其對寶能放貸過程是否合規合法上。

為此,1月12日上海銀行再次發布澄清公告稱,“本公司向寶能集團授信屬于正常商業行為,寶能集團有真實合理資金需求,并提供有效擔保。本公司給予寶能集團的所有授信業務均按本公司審批授權規定全流程審批,相關授信不屬于副行長審批權限,且不存在違法違規放貸行為?!蓖瑫r稱上海衡源是自主轉讓上海爛尾樓項目。

針對寶能貸款利率問題,上海銀行表示,“對寶能集團發放的相關授信均有明確用途,并全程封閉操作,不存在貸款資金被額外套取的情況。本公司自2012年與寶能集團建立信貸關系,除承接衡源企業項目公司相關貸款外,對寶能集團發放的其他貸款余額為135.4億元,平均利率為5.99%,與本公司同期發放的房地產貸款利率水平相當;依據審慎評估原則,抵質押率不超過70%?!?/p>

上海銀行還稱,“截至目前,對寶能集團的單一客戶貸款集中度和集團授信集中度未超過本公司2018年末資本凈額10%和15%,符合監管規定。寶能集團在本公司的所有授信及并購貸款均為正常類貸款,按合同約定還本付息,未產生風險事件?!?/p>

然而,事態發展到現在,在上海銀行發了兩個公告后,此事將仍難劃上句號。畢竟涉事的幾方市場關注度都比較高,寶能集團更是在“寶萬之爭”中聲名遠揚。

新年首張罰單

上海銀行除了與徐國良的糾紛外,自身還面臨監管處罰的問題。

1月8日,銀保監會公告顯示,上海銀行因個人貸款用途管控不嚴,被江蘇銀保監局罰款30萬元,這也是該行在2020年收到的第一張罰單。

根據上海銀行所收到的監管處罰粗略統計,該行2019年被罰金額遠超2018年,去年有16張罰單,罰款金額逾1040萬元,而2018年,其所收到的罰單數為10張,罰款金額不到500萬元。

去年最大金額罰單發生在2019年8月21日,上海銀行市北分行被上海銀保監局罰款250萬元,被罰案由是該行存在授信管理嚴重不審慎,貸前調查、貸后管理嚴重不審慎,違規發放某政府融資平臺貸款等五宗違法違規行為。

此外,上海銀行還遭遇股價維穩壓力。

根據上海銀行此前穩定股價預案,“上海銀行A股股票上市后3年內,如本公司A股股票連續20個交易日的收盤價均低于本公司最近一期經審計的每股凈資產(本公司最近一期審計基準日后,因派息、送股、資本公積轉增股本、股份拆細、增發、配股或縮股等事項導致本公司凈資產或股份總數發生變化的,則每股凈資產相應進行調整,下同),非因不可抗力,則在符合相關法律法規且本公司股份分布符合上市條件的前提下,本公司、持股5%以上的股東、董事(不含獨立董事,下同)和高級管理人員等相關主體將啟動穩定本公司股價的相關程序并實施相關措施。上述第20個收盤價低于本公司每股凈資產的交易日為觸發穩定股價措施日?!?/p>

而去年5月31日起至6月28日,上海銀行股票連續20個交易日的收盤價低于上海銀行最近一期經審計的每股凈資產,觸發上海銀行穩定股價措施。故而該行去年7月6日發布了穩定股價措施。

2020年1月6日晚間該行發布公告稱,公司穩定股價措施實施完成,實施期間(即自2019年7月6日至2020年1月5日),股東聯和投資累計增持金額約為6億元,股東上港集團累計增持金額約為12.55億元,股東桑坦德銀行累計增持金額約為4798萬元。估算三方股東合計增持金額逾19億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二分彩技巧